您好、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!
当前位置:VR彩票 > 赤城号 >

《清末北洋海軍提督》全文閱讀

发布时间:2019-06-29 02:13 来源:未知 编辑:admin

  片山中佐無論如何都難以想象這次來日島執行任務,會敗得一塌糊塗。原來以為,他所率領的一支精悍的偵查小分隊,將神不知鬼不覺的除了將公使新藤兼仁和武官的屍體,悄悄的搶走,運回到日本,同時也將偵查日島的護軍炮台的部署情況。

  結果,片山中佐剛剛與他的隊伍,踏上日島,正要朝著炮台的護軍營地,摸去的時候,意外突然發生了。從天而降的一顆炮彈,不偏不倚的正落在隊伍的中間。頓時,這支隻有不到三十人的日軍偵查小分隊,就報銷了三分之二。

  片山中佐的在炮彈落下的時候,正巧在一棵樹上,用軍用望遠鏡在偵查護軍炮台的時候,炮彈爆炸掀起的起浪,居然將那棵承載片山中佐的樹給攔腰折斷,巨大無比的起浪,竟然將片山中佐連同半棵樹一起,拋向了天空。

  片山中佐緊緊抱住樹,如同火箭升天一樣,耳旁呼嘯著爆炸所帶來的噪音,還有被炸飛的士兵,鬼哭狼嚎的慘叫聲,伴隨著無比恐懼的他,呼呼的朝著藍天白雲飛去,但是,萬有引力定律,注定他不可能升得太高,在沒有被炸死的士兵的驚訝的注視下,那半截樹和片山中佐,在升空幾十米後,重重的墜落在藍色的大海當中。

  片山中佐以為自己肯定是完蛋了,或者是來個月球探月,做天女散花狀,或者是入地,來個冰棍式的倒栽蔥,直下九洋捉鱉。但是,他的運氣好的不得了,既沒有天女散花,也沒有九洋捉鱉。而是,墜落到了波濤翻滾的海麵上,驚魂未定的看著島嶼的炮火硝煙漸漸散去。

  “喂,快向我靠攏,快向我靠攏!”片山中佐大聲呼喚佐島嶼上那幸存的士兵,試圖讓他們來救援自己。可是,剩餘的幾個士兵,卻各顧各的躲避在礁石後麵,端著搶,或者拿著日本戰刀,一會兒看看大海漂浮的片山中佐,一會兒仰起下巴,眺望藍天,希望不要再出現第二棵炸彈。

  沒有人去援救片山中佐。這讓片山中佐很是沒有麵子。為什麼自己作為一個偵查小分隊的領導,居然在遭受危險的時候,卻沒有士兵,挺身而出,奮不顧身的搭救他呢?難道他們不知道,這次行動的指揮者就是他嗎?難道他們不知道,如果失去了他的話,幸存的士兵,後果將不堪設想。

  閉上眼睛,也可以想象到他們的後果,一旦駐守日島的護軍,前來查看爆炸的現場,就不難發現悄悄潛入日島的日軍偵查小分隊,當然了,殘餘的小分隊隊員,將被一網打盡,或者說給這僅存的日軍入侵者,進行無情的殲滅。

  片山中佐有點萬念俱灰了。自己的命運與島嶼上殘存的小分隊的隊員,最大的區別,就是喪鍾先為誰而鳴。怎麼辦?是抱住半截樹遊回到島嶼,還是遊到等待他們凱旋而歸的西京丸號軍艦上?他一時還拿不定主意。

  顯然,從濟遠號軍艦上發射出來的炮彈,原本是向日島的護軍做鳴炮致意的,卻沒有料到,因為炮台老化,年久失修,誤將炮彈打到了自己人的日島上,這不是滑天下之大稽嗎?幸好,炮彈沒有傷及自己人,卻意外的將正要踏上該島,進行秘密任務的一支日本聯合艦隊的偵查小分隊,給炸得幾乎全軍覆沒。

  片山中佐不敢回到島嶼上,與那幾個殘餘的部下,進行回合了。反正,幾個人屁事不頂,反而被很快趕到的守島護軍統統來個血腥屠殺。與其這樣,不如拋棄那幾個眼巴巴的望著自己的領隊,能夠盡快回歸島嶼的士兵。

  在海孤零零的漂泊片山中佐,很快就判斷好了形勢,不在叫喊要求部下來解救自己了。他毅然決然的轉過身去,朝著西京丸號炮艇停泊的位置,奮力的遊去。與此同時,親自負責運送小分隊的西京丸號炮艇艇長秋島,看看懷表,已經快中午的三點了,按照預定的時間也準備升火起錨了。

  可是,遠處的日島卻冒起了一股黑煙。接著傳來一陣密集的槍聲。這是怎麼回事?難道說,片山中佐率領的日軍偵查小分隊突襲成功了嗎?如果是那樣的話,秋島覺得片山中佐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忠勇的日軍官佐。

  剛一登島,便三下五除二,解決戰鬥,此人快速切入,利落的完成任務,真乃大日本帝國的英雄豪傑呢。“命令起錨!”秋島發出指令。“起錨!”大副傳達艦長的命令。西京丸號炮艦開始從隱蔽的海域,駛向日島,接應片山中佐的偵查小分隊。

  可是,西京丸號軍艦,在接近日島的地方,並沒有等來凱旋而歸的偵查小分隊,而是從大海撈起了驚魂未定的片山中佐。秋島艦長見到頹唐不堪的片山中佐,便問道;“片山中佐,你率領的偵查小分隊在哪?”

  “他們都殉職了。”片山中佐望著日島的方向,眼睛包含著屈辱的眼淚。

  “什麼?剛才那個爆炸是怎麼回事呢?”秋島不解的問道。

  “不知道,炮彈是從天而降,正好落在我們的頭頂上。當時,我率領的小分隊,已經全部安全登上日島,沒有被護軍發現,正要突向島嶼的縱深呢,卻遭到了毀滅。僅僅就一顆炮彈,就斷送了我們一支非常精悍的偵查小分隊,這叫我怎麼回去跟司令官交代呢?”

  “片山君,你丟掉了你的隊伍,你一個人活下來了,這是大日本帝國的恥辱,你應該謝罪才對,如果是我的話,我就會切腹自殺的。”秋島艦長冷酷的說道。同時,他對片山中佐做了一個切腹的動作。秋島艦長明白,如果隻把失敗的片山中佐帶回日本,沒有完成預定的任務,作為艦長的他,也是一種挫敗。

  片山中佐萬分慚愧的麵對秋島艦長的質問,也尋思是不是按照秋島艦長所建議的那樣,為天皇陛下謝罪切腹呢?

  突然,大副急匆匆跑來,報告;“艦長,前麵發現敵人的一艘軍艦!”

  “什麼?發現了敵艦?”秋島艦長大吃一驚的朝著指揮塔衝去。到了那,他從大副手接過望遠鏡,朝著前方望去,果然一艘軍艦冒著濃濃黑煙,朝著西京丸炮艦的方向開過來了。很快,他就辨別出,那是大清帝國北洋水師的主力艦之一,是鐵甲重型巡洋艦濟遠號。

  “怎麼回事?難道是北洋水師發現了我們的企圖嗎?”秋島艦長一邊觀察著對方的軍艦漸漸逼近,一邊問著大副。“可是,我們的行動是絕對保密的呀,怎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呢?顯然,敵人已經發現我們了,艦長,要不要做好戰鬥準備?”

  “全速撤退?”大副很不理解的看著艦長,他不明白秋島大佐為什麼要臨陣逃脫?這根本不符合從日本帝國海軍學校畢業的秋島艦長,他是日本聯合艦隊優秀的艦長之一,是典型的攻擊型的艦長。指揮作戰凶悍,勇猛。

  要不然的話,為什麼日本聯合艦隊司令官尹東佑亭大將,要把資曆比較淺的秋島,直接提拔到西京丸炮艦上擔任艦長呢?正是因為,尹東佑亭司令官覺得炮艦就是一把尖刀,需要凶悍的人來使用。才能凸顯炮艇的威力和作用。

  現在,秋島大佐竟然發出了要全速撤退的命令,而且敵艦僅僅是一艘,難道他害怕了嗎?但是,大副想錯了。秋島艦長說出了他的看法;“既然敵人發現了我們,那麼就會在其家門口,調動北洋水師的主力艦,來包抄我們,一舉將我們的西京丸號擊沉。我才不會白白讓敵人來吃掉我們的!”

  “那麼,為什麼對方隻有一搜軍艦朝我們駛來呢?”

  “北洋水師的司令官丁洳昌狡猾狡猾的,我們才不上當呢!”秋島艦長剛愎自用的放下了望遠鏡,冷酷的說道;“命令全速撤退!”大副這會兒是完全領會了秋島大佐的意思,立刻向部下傳達艦長的命令;“全速撤退!”

  西京丸號炮艦在敵艦迎頭開來的情況下,全速撤退了。與此同時,在濟遠號軍艦上,代替方大人執行指揮權的耿子奇已經發出了全速前進,驅逐敵艦,並炮擊西京丸號日本炮艦的命令。可是,劉不孬炮長在執行炮擊敵艦的命令上,覺得很是吃力。

  因為炮筒好不容易升高了,卻降不下來了,直到炮手們使出吃奶的勁兒,並且發動了其他暫時沒有事情幹的水兵,爬在炮筒上,利用群體的力量,來讓炮筒屈服,並且將它壓下來。還好,炮筒終於降了下來。

  可是,這會兒炮筒顯然又降得太過了,結果炮筒子直接戳到甲板上,而且更加糟糕的是,炮長劉不孬在慌亂的指揮當中,將一個炮手給撞翻了,那個炮手的腳上纏上了拉著擊發炮撞針的繩索,被撞翻的時候,腳要保持平衡,那麼一用力的想支撐地麵,卻拉動了大炮的撞針,結果大炮響了。一顆炮彈出了膛。

  Snap Time:2019-06-17 21:05:26ExecTime:0.103

http://ishiichann.com/chichenghao/176.html
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
关于我们|联系我们|版权声明|网站地图|
Copyright © 2002-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